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我要留言
 
您当前所在位置:北京赛车pk10背后控制 >> 党史博览
彭德怀被部下“顶?!敝?/div>
 
发布日期:2017年02月07日   新闻来源:中国组织人事报   作者:梅兴无   浏览:次
 
    1947年春,蒋介石命令西安绥靖公署主任胡宗南集团的20个旅,青海马步芳、宁夏马鸿逵“二马集团”的12个旅,榆林晋陕绥边区总部司令邓宝珊集团的2个旅,共34个旅25万人,从三个方向对陕甘宁边区实施“重点进攻”。

    红都延安,黑云压城,形势险峻。当时陕甘宁边区的野战部队,只有晋绥军区第一纵队(辖三五八旅、独立第一旅)和陕甘宁晋绥联防军所辖教导旅、新编第四旅、警备第一旅、警备第三旅,共6个旅2.8万余人。

    陕北部队隶属陕甘宁晋绥联防军,按惯例应由联防军司令员贺龙指挥,但他已于1945年8月受命兼任晋绥野战军司令员,远在晋绥前线。中央军委决定贺龙所属部队的指挥权交给彭德怀,组成西北野战兵团。

    这些部队和他们的将领大多是贺龙带出来的。司令员贺炳炎、政委廖汉生长期跟随贺龙转战南北,习惯了贺龙宽和而直爽的指挥风格;而彭德怀指挥风格迥异,性格暴躁,骂人是家常便饭。这对于年轻气盛的贺炳炎、廖汉生而言,一时难以适应。

    1947年8月上旬,第一纵队奉命攻打榆林,攻城两天没能得手。为避免腹背受敌,一纵队回撤,廖汉生心情很糟。这时彭德怀打电话来,话没有说两句,就开始骂人:“一纵是兵怂怂一个,将怂怂一窝。贺龙的脸都让你们丢光了!”廖汉生本来就郁闷,开始还解释战斗为什么不顺,被彭德怀一骂,火直往头顶上窜,就在电话里争执起来。放下电话,廖汉生动了粗口,随后他带上警卫连,到榆林城附近选了一个有利地形,憋足一股劲:“今天,我就要让野司看看,我们一纵是什么部队,就这一个连,最少也要挡住追兵一两个钟头。”贺炳炎闻报,亲自带一个营增援,击退了追敌。

    1947年10月,一纵队和三纵队攻打清涧,遭到国民党守军廖昂部的顽强抵抗,清涧城外的耙子山敌军主阵地久攻不下,一纵队伤亡较大。在前沿指挥的贺炳炎十分窝火,这时接到彭德怀电话,话筒传来炸雷般的吼声:“为什么还没有打下来?我命令你赶快给我拿下耙子山!”贺炳炎是个火爆脾气,听到彭德怀的话带火药味,也来了情绪,跟着吼起来:“部队伤亡大,有困难!”贺炳炎心里着急前线攻山头的事,“啪”地把电话筒摔了。敢跟彭德怀摔电话,贺炳炎是第一个,但他次日上午,硬是把耙子山拿下了。

    贺炳炎、廖汉生与彭德怀在磨合过程中产生的摩擦,引起了主持后方工作的贺龙的焦虑,他感到自己有责任找机会协助彭德怀解决这些问题,做好“补位”工作。

    可在西野前委扩大会议上又出现了新问题。由于一纵队在配合六纵队夹击屯子镇外围之敌时,“走错了路,耽误了时间”,彭德怀批评一纵队“没有意识到危险,自己先走了”。这件事其实是因彭德怀越级指挥造成的,廖汉生心里一直有气,会上又将彭德怀的意思理解成一纵队“有意识地先走了”。彭德怀一讲完,廖汉生就站起来分辩:“什么叫有意识的?你越过两级指挥直接给团下命令,还是口头命令,事后也不通知。这是有意识的还是无意识的。要是信不过我们纵队领导,干脆以后把我们和旅都取消掉吧!你直接去指挥团好了!我不干了!”

    参加会议的贺龙赶紧制止,十分严肃地对贺炳炎、廖汉生提出批评?;岷?,贺龙又把一纵队的领导留下来开了个小会,在肯定一纵队前段仗打得不错,工作有成绩之后,毫不留情地批评一纵队领导:近来受到的表扬多了,骄傲了,听不进批评了!贺龙严肃地说:“跟彭总顶牛,要检讨。彭总说了就是命令,必须坚决执行,不管有什么理由,有多大困难,都必须坚决执行,没有价钱可讲!”

    贺炳炎、廖汉生主动找彭德怀检讨。彭德怀笑笑,连连摆手,其实他个人倒喜欢这两个部下“有话就说,有屁就放”的痛快劲,因为他本人就是一个直爽率性的血性军人,心里憋屈就“放炮”。在他看来,上下级之间有不同意见,摊在桌面上,哪怕拍桌子骂娘,都没关系。所以彭德怀并没有把“顶牛”的事放在心上,还做了自我批评,表示在指挥方法上要改进。彼此沟通,坦诚相见,相互理解,上下级关系融洽了,指挥顺当了。一纵队成为西北野战军能打硬仗的主力,贺炳炎、廖汉生也成为彭德怀的爱将。 

(摘编自1月26日《北京日报》 梅兴无/文)
 

  • 安徽:法院强制执行  “老赖”耍赖无门 2018-08-14
  • 全新奥迪A1内饰谍照曝光 年内正式亮相 2018-08-14
  • 贸易战打败的是经济理论家,不是中美两国经济。 2018-08-07
  • 拉萨边检站提升通关效率 2018-07-24
  • 129| 10| 176| 338| 625| 323| 481| 734| 795| 934|